重大委托及监督投诉专线:135 2243 8743

    蜂鸟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侦探调查

    詹宏志侦探研究——火车怪客

    2018-06-25 08:42:21 广州蜂鸟侦探调查公司 阅读

    “真实的生活永远比任何幻想更大胆。”


    这句至理名言可不是我说的这句话是神探福尔摩斯SherlockHolmes在短篇侦探小说符《赤发盟》TheRed-headedLeague里对着满腹疑窦的华生医师Dr.Watson所讲的。而对这句话还有怀疑的人可以先看看下面这个故事。


    一如往常这列行进中的火车在夜晚时分来到台湾东部乡间的僻静路段,在一个转弯处,已经被事先松开螺丝破坏过的铁轨,承受不了重量与离心力,立刻造成火车中央几节车厢的出轨与翻覆,车上的乘客饱受惊吓少数乘客受了擦撞轻伤只有一位年轻妇人不幸在意外中受到重击救护车送她到医院时因为大量内出血而死亡与她一同搭乘火车的丈夫则在她受伤后一直陪着她但没有办法挽回她的灾难悲剧。


    这是最近轰动台湾的一桩奇案,死亡女子是一位嫁到台湾的越南新娘,生前保有巨额的旅行意外险。搭乘火车的原因正是要前往大城转搭飞机返回越南家乡。但审理赔偿的保险公司很快的发现她先生的前一任妻子也死于意外,她是在自家的院子被毒蛇咬死,身分也是越南籍新娘。也就是说她们在台湾通常并无太多亲人生前也保有相当数额的保险。后来发现总金额超过新台币一千二百万元这是太罕见的巧合了。保险公司习惯上是不相信巧合的别忘了保险公司的生意基础就是生命统计与事件机率他们对巧合是极度过敏的。


    本来办案的检警还在循地缘关系或铁路公司内部的恩怨纠纷进行清查希望找到有动机去破坏铁轨的怪客因为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主谋者竟然可能也坐在这列致命的火车上。这条新线索使他们发展出了新的理论,他们阻止了死者的火化丧葬,要求对死者解剖化验并且把越南新娘的丈夫列为涉案嫌疑人不料这位失去妻子的丈夫竟然受不了刺激。在一个清晨避开警方的监视在树林里上吊自杀了留下两个双胞胎孤儿。舆情一时哗然觉得办案的检警太过分太不尊重人权了政府不得不把案子交给另一组检警人员来办。


    但接手的检警仍然找到愈来愈多不可解释的疑点,最启人疑窦的那条铁路曾经被破坏三次三次出意外的火车里都有这对夫妻恰巧在车上。丈夫生前曾订制一辆可在轨道行驶的台车似乎是拿它来做轨道轨道实验是因为前两次的铁轨意外都没有能让火车翻覆吗?


    他说要带越南籍新娘回家却没有带着出国必备的护照,更糟的是同车的目击者指出他们根本不坐在翻覆的那节车厢,也有人看见火车意外发生时丈夫正在为妻子注射某种药物。而解剖结果也发现死者身上有罕见的毒物成分,更显示越南新娘的死因并非外力撞击。现在连前一位妻子被毒蛇咬死的意外都被检警重新展开调查。


    但是怎么办,嫌疑犯丈夫自己也已经自杀死了,我们如何从死去的人的口中寻找出真相,何况事发当时两个人都在火车上,一位谋害者如何同时又在车上又在车外进行铁轨破坏呢?如果真的是他,他真是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警方后来逐步把目标指向自杀嫌犯的哥哥,怀疑他是在火车外协助作案的另一个人。


    但这位性格独特的哥哥口嚼槟榔,神情一派轻松,在每天几十部现场转播电视的睽睽注视下竟然以一部真实世界的《楚门秀》TheTrumanShow逐渐赢得观众的情感认同进而成了全国人民心目中的明星和英雄。当法院驳回检察官的羁押请求时实况报导的电视新闻记者传回兴奋高亢的语调交织着他家乡欢迎的鞭炮声与群众竟然活脱脱是英雄胜利归来的模样。


    真的真实的生活永远比任何幻想更大胆。


    但是转身再想也许我们不该那么快判定真实生活的胜利也许真实从未脱离幻想的掌心幻想才是真正的赢家。


    毒蛇谋杀案蛇不杀人人才杀人这在推理小说里已成老套。毒蛇谋杀甚至是侦探小说最古老的桥段还记得吗福尔摩斯探案里就出现过最古老的毒蛇谋杀案在柯南道尔SirArthurConanDoyle,1859-1930成集的第一部福尔摩斯短篇小说集《福尔摩斯办案记》AdventuresofSherlockHolmes,1891里就有毒蛇现身的〈斑斓带〉TheAdventureoftheSpeckledBand一篇巧合的是死者是年轻女子加害者是亲人动机与女子死亡带来的钱财有关。


    火车交通工具上的谋杀案没错这看似封闭的移动空间正是许多推理小说作者想像驰骋的所在。被希区考克AlfredHitchcock,1899-1980改编成电影的小说原着《小姐不见了》TheLadyVanishes,1936当然是其中的滥觞故事讲的正是一位在火车上意外目击怪事的同车旅客步步逼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阴谋来不过这个故事的性质绑架和我们今天的杀妻疑案不太相关不好比较。但另一位推理小说天后阿嘉莎克莉丝蒂Agatha


    Christie,1890-1976所写的飞机背景的《谋杀在云端》DeathintheCloud,1935反而更接近何况也用了毒针注射呢。但在火车上伪装一场意外死亡的谋杀案詹姆士凯因


    JamesM.Cain,1892-1977的《双重理赔》DoubleIndemnity,1943则有类似的概念


    里头还有保险理赔的情节更有趣的故事中看似在车上的人其实不在车上拥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其实才是在火车上这又和台湾的火车奇案有相互呼应的味道。


    检警辛勤办案的程序与方法也让我想起某些推理小说。火车翻覆后救难队急着救人特别是有伤的人无大碍的乘客就先行回家了当警方意识到案情可能不止是发生在被破坏的轨道上而有可能是在车厢内那些已经四散而去的乘客变得很重要但要如何找回那些临时聚散又无登记的乘客呢警方想到一个办法他们用出事地点划出一个范围清查那段时间在当地有用手机发话的通联记录逐一询问他们是否为该车乘客更打探一切他们所见的不寻常事物。越南新娘及其丈夫在车上的位置与奇异行为才一点一滴被拼图出来。这让我想到瑞典夫妻档侦探小说家麦荷瓦儿MajSjowall,1935-与派法勒PerWahloo,1926-1975所写的《罗丝安娜》Roseanna,1965警察是如何去寻找渡轮上聚散无踪的乘客包括外国观光客又如何从游客在船上随意留影的照片中一点一滴去拼凑船上的乘客名单。真正的侦探过程是资料过滤比对的笨功夫而不是灰色脑细胞的灵光乍现在这里对我


    们读者是一种有点幻灭感的启发。


    最后死去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凶手而且在他死后还有若干余事在进行对这个问题有疑惑的人应该去读阿嘉莎克莉丝蒂的另一本小说书名叫做《一个都不留》AndThenThereWereNone,1939。


    幻想永远比真实生活更早实现。


    Powered by FengNiao ©2008-2018 www.kszhent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