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委托及监督投诉专线:135 2243 8743

    蜂鸟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侦探调查

    詹宏志侦探研究——消失与重视

    2018-06-25 09:22:35 广州蜂鸟侦探调查公司 阅读

    几年前有一次,一艘丽星号游轮按照计划自台湾基隆港开出,回程却闹出了不寻常的新闻。那是一种短天数的观光游轮行程,游客在船上只是过个夜,披星戴月在海上兜个圈子尝尝航海的滋味。大家就在公海上赌赌钱,看看表演,大吃大喝几顿,并没有什么靠岸的节目,或者特别可看的景观。但那也是很受欢迎的行程 日数短,价钱便宜,对没钱没闲的游客来说,这也是一种放松心情、彷若出国的小度假,理论上你是出了国,却又什么国家也没去 。但这艘不知道开了多少回也都平安无事的固定航班游轮,这一次却出了怪事,它航返靠岸后才发现少了一位客人。


    大海茫茫,这艘船未曾靠岸 这位迷途的先生又能跑到哪里 同船游客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同行的亲友则责怪船只上的船员管理不确实 竟然在哪里掉了游客也不知道。船员和船公司则表示冤枉 他们绝对是照着本子接待所有的游客 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位仁兄究竟是没下船 还是根本没上船 有的人相信 这位游客一定是不小心失足掉下海中 黑夜里无人发现 也有人相信 这位游客可能是被谋财害命了 尸体或者被丢下海 或者就藏在大船当中某个死角 舱壁之间、甲板之下、锅炉角落、补给品仓库...这种地方船上太多了 新闻媒体追着追着 大部分的线索追到一半就断了 新闻难以为继 最后就淡了、忘了。


    如果是失足落海 却又无人知道 这可真是又可怜又吓人。台湾小说家东年有一篇短篇小说 写远洋渔船上船员的故事 有个船员偷了别的船员的东西 却被人赃俱获地搜了出来他大呼小叫以示冤枉 却没有人相信 他为了表演逼真 选在有机会被看见的状况下佯装跳海以明志 不料该看见这个大动作的人却都没看见 他只好游泳紧跟着船只 等有人出现在甲板上 再假装昏迷漂浮在海上 等着被发现救起。但甲板上的同船水手只是朝海里洒了一泡尿 什么也没看见就返身走了 这样一回两回 水里的小偷已经精疲力尽 跟不上船只了等到他悔恨恐惧 大声呼叫 却任谁也听不见了。一直要到第二天 船上的同僚才发现他不见了 他们掉转船头回航去找,发现他的尸体就漂流在航道上,一点都没有迷失方向。


    或者尸体有可能就藏在船上某处吗 真实世界不是没有这种例子的。最近在台北市政府办公大楼一个角楼的屋顶上 才刚发现一具死亡已经半年的年轻女子尸体 没有人知道她人是怎么死的 为什么会长眠在这样奇怪的地方 这栋政府写字楼每天上班的职员何止万人每天川流不息来洽公办事的人也不知有多少 我自己也是当中的一位 没有人想像得到有一具近在咫尺的死亡之躯 每天就在那里陪伴着大家。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 一艘每天出航的巨轮 当中藏有一具不为人知的尸体 难道就不可能吗?


    一个人上了船,却没有下船。在移动中的交通工具上消失 这可是推理小说史上一种很重要的情节设计。上了船而没下船 还有几种可能的答案供我们推敲 但一个人上了飞机却没有下飞机 要想出个理由就困难得多了。首先 飞机上可没有什么空隙破洞让你失足跌到大气之中 再说 飞机内的空间寸土寸金 每一寸都用到尽 要找个容易忽略的死角恐怕也找不到。我现在说的正是一本推理小说的故事 那是日本小说家夏树静子 1938- 的《蒸发》女主角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飞机 抵达目的地之后下机的乘客里却没有她 她是凭空蒸发了。


    当然 最早这样的桥段 行进间交通工具中的消失是来自英国女作家依瑟儿 怀特 Ethel Lina White, 1877-1944 的《小姐不见了》 The Lady Vanishes, 1936 《小姐不见了》本来的书名叫做《车轮旋转》The Wheel Spins 后来希区考克 Alfred Hitchcock, 1899-1980 把它改编成电影 取了《小姐不见了》 1938 的片名 电影声名大噪 小说才跟着改了名。在小说里 一个年轻的小姐从度假的瑞士搭车返回英国 车厢里结识一位多嘴而敏锐的中年女教师 她们一起聊天喝茶 但年轻女子打了个盹之后 老小姐竟然在快速行进的火车中不见了 而同车的其他人异口同声坚持没有这样一位老小姐„。倒底是她神智不清 还是事有蹊跷 老小姐如何能够消失 火车根本没停过站呀。


    真实世界的神祕有时候持续很久 甚至我们从此等不到答案 就像那位消失在丽星游轮的游客 极可能是不会回来给我们答案的。我有时忍不住想 有可能这位仁兄现在正隐姓埋名 甩脱了过去 在某个地方过着全新而幸福的日子吗 但答案仍然是浓雾中的谜团。反过来说 号称 Mystery 的推理小说反倒是不相信神祕的 每一本推理小说的最后几页 神祕终究是要解开 小说里那位飞机上消失的女子 或者这位火车上不见了的老小姐 不管她们离开我们多少页 终究要在最后现出原形 让我们知道曲折离奇的原委 心里因而感到舒坦。比较起真实人生的沉默无解 小说是更开朗也更富有同情心的。


    有人在交通工具中消失 有人却从交通工具的意外里诞生。我说的并不是某位妇人在火车上临盆产下一子 铁路公司决定给小孩终身免费乘车优待之类的佳话。我指的是另一本推理小说名作 美国作家康乃尔 伍立奇 Cornell Woolrich, 1903-1968 所写的《我嫁了一个死人》 I Married a Dead Man, 1948 。


    小说一开始 一位可怜的年轻女子坐在西行的长程火车上 她刚刚被男友抛弃 肚子里怀着八个月的小孩 皮包里却只剩一角七分钱。在火车车厢内 她遇见一对正要回乡探望男方家长的新婚夫妻 新妇恰巧也怀了七个月的身孕 他们偶然相遇攀谈 成为旅途中临时的朋友 不料上帝开了一个玩笑 火车在路上意外翻覆了 新婚夫妇在灾难中都罹难了 受了重伤的年轻女子倒是活了下来 还在失事现场产下了儿子。


    这位大难不死的年轻女子 在绝路中找到新的希望 她戴上了死去新娘生前借给她试戴的戒指 勇敢地假借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和身分 来到富有的男方家中 假冒是那位刚过门的妻子。这当然不是容易的事 她对男方或者女方的理解 仅限于新婚夫妇在火车上聊天时提到的一点点家世和故事 她要如何假扮那位她一无所知的“自己” 又要如何描述那位她一点也不熟悉的丈夫呢 当其他人提到“过去”时 她又要如何自圆其说来处理这些情境呢故事的起点如此奇异 允诺了我们将要替女主角感到惊心动魄、步步险恶 而故事情节也将充满不可测的转折与千钧一发的危机。

     

    交通工具真是一件神祕的东西 你从这个名字的站牌走进去 却将从另一个名字的站牌走出来 世界转换 人生更新 一部分的你将会消失 另一部分的你却要再现。我上面借用的真实或虚构的故事 不过是从这里到那里的隐喻而已。


    Powered by FengNiao ©2008-2018 www.kszhent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