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委托及监督投诉专线:135 2243 8743

    蜂鸟广州私家侦探公司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侦探调查

    詹宏志侦探研究——谋杀会计学

    2018-06-25 09:25:45 广州蜂鸟侦探调查公司 阅读

    每一份财务报表背后,都隐藏着一场或多场的人间戏剧。


    你不一定读得出来 但它一定化身成某种数字的加减 偷偷影响着你的“最后一列数字” bottom line 。那可能包含某位副总裁与资深副总裁之间长年的权力恶斗 或者因为行销副总的偷情所造成的海外子公司四千万元的亏损或者是一份因个性差异而未能谈成的合约或者是采购主任某次喝醉了酒所犯下的错误 或者仅仅是一场时间不凑巧的心脏病发„。


    没错 这些人们亟欲遮盖的事情都被忠心耿耿的会计帐悄悄记录下来。企业的财务报表上许多看似面无表情的数字背后 其实是一场场天天激情上演的“人间喜剧” Human


    Comedies 要写下这些故事 恐怕一百个巴尔札克 Honore de Balzac, 1799-1850 也不够用。


    倒过来说 那也是可能的 每天耽读财务报表的人 偶而也会察觉到某些会计帐上的异常 让他忍不住盯着数字低头玩味沉思 如果他愿意就铅笔打勾的数字一路向上追踪回溯到了最后 数字也将不再是数字 他将要一头撞进一场场经过还原的人生惊奇、狂乱、愚昧、荒谬与不堪 甚至还可能撞见几具错落其间、不欲人知的尸体„。


    推理小说家们显然是看到这个趣味的 财务报表中不透明数字的 foul play 对照真实世界的权贵神祕 死亡可以投资 谋杀也有会计帐 更不要说大量的金钱流动——财富的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沦——为犯罪提供了生猛有力的动机 这当然是推理小说最佳的温床了。


    譬如说小股东借小事发挥闹场闹事 让大股东与经营层头痛难堪 这是台湾上市公司近年很常见的场面。有一个故事就说 有家规模庞大却连年绩效不彰的电脑公司 遭到一位小股东的骚扰 但这位小股东不是普通人 他是一位知名会计师 他写的会计学教科书甚至是会计科系学生的必读书。这位会计师股东扬言公司经营欠佳疑有弊端 他号召小股东们的支持 更取得了法院的许可 入驻公司进行查帐 他斗志昂扬地声称要给继承父业的懦弱总裁和他无能的经营团队一点颜色看看。他果然让这家电脑公司的上上下下芒刺在背、坐立难安不得不搬出其他大股东来当救兵 当两家大股东法人代表赶来想与这位愤怒的会计师见面情商时 这位会计师却被发现倒卧在查帐的临时办公室里 计算机的电线紧紧缠在他的脖子上„。


    倒卧在帐簿中的死亡 这在真实世界也不少见 台湾军事采购惊天动地的大弊案“拉法叶舰案”就是这样的故事。高达数百亿元的回扣佣金全球流窜 涉案者固然包括台湾、法国买卖双方的政军要人 就连军事采购所针对的“敌方”北京高层也收到共谋的酬谢 情节离奇到叫人看得瞠目结舌 更骇人的是 案子爆发后 办案过程困难重重 事实真相阻碍难查

     

    又旷日废时 一段时间回头再看 涉案当事人一个个在过程中暴毙、病卒、车祸、自杀 出事率百分之百 最近连最后一位关系嫌疑人也死了 所有的线索全断了 帐簿里的疑问数字变成了一具具呈问号形状的尸体 这个案子怕是无解了。


    我前面说的那个被计算机电线绞死在小房间里的会计师的故事 很幸运的 则是来自推理小说名家艾玛 拉森 Emma Lathen 的名作《谋杀会计学》Accounting For Murder, 1964 我说“很幸运的” 是因为它来自小说 小说作者一般远比上帝负责 他总是在另一个封面来临之前 把凶手指出 把真相告诉我们 让我们不至于余夜难安 睡不着觉 或者觉得花钱买这本书是个冤大头。


    艾玛 拉森在推理小说史上是一个很奇特的作者 首先 她不是一个人 而是两个。她是推理小说界另一个传奇的“谋杀双人组” 或者说 她们是共用一个笔名也共同创作的两位女作家。其中一位玛丽 珍 拉昔丝 Mary Jane Latsis, 1927- 1997 是一位曾受雇于联合国的经济学家 另一位玛莎 汉妮撒 Martha Henissart, 1928 - 则是企业金融和银行的专家。她们两人自一九六一年的第一本推理小说《死亡投资》 Banking On Death 开始合作无间 共写了二十四部以投资银行家约翰 普特南 佘契尔 John Putnam Thatcher 为中心角色的华尔街推理小说 另外还联合以另一个笔名合写了七部以国会议员班顿 沙佛德 Benton Safford 为中心角色的政治推理小说 一直到一九九七年拉昔丝逝世为止。


    两位作者有趣的地方不只是这样 她们两个人不爱公开露面 连多次作品得奖都不肯出席 她们的理由是她们另有专业工作 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 要做 不想让她们的客户或雇主误以为她们小说中的内容别有所指 最好不要露面招摇。她们还用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式合作写书 两个人住处海天相隔 她们是用电话讨论好案情 然后一个人写单数章 另一个人写双数章 然后汇合成书。这样的创作竟然能够衔接得天衣无缝 文字风格与角色塑造也都看不出差异或破绽 真是奇迹一件。


    看帐与谋杀 本来似是风马牛不相及 但一笔笔帐目来到老练的看帐者眼中 有时候就看出种种蹊跷。这些帐目的异常 可能就对应了人世间的麻烦事 麻烦事对投资银行家而言是该解决的 否则将不利于投资。对冷静近乎无情的老银行家佘契尔而言 如果麻烦的帐目竟穿插了几具尸体 他之所以努力访查真相 非关公平正义 只是“谋杀无益于生意” 他只是尽力保护公司投资人的利益而已。


    会计师卧死于他自己的查帐办公室的帐簿之中 这个故事出自“谋杀双人组”艾玛 拉森在一九六四年的得奖作品《谋杀会计学》投资银行家佘契尔再度出击 从华尔街式的推理中巧破奇案 幽默有趣 发人深省 让你对上市公司的生态另有体会。


    推理小说之所以能够深入社会千百行业 原因可能正是它吸纳百川 千百行业的专家都客串推理作家来说故事 因而创造了“百工图”式的景观。医生投入写作 推理小说乃有白色巨塔的内幕与面貌 符号学专家投入 我们才读到《玫瑰的名字》 The Name of the Rose, 1983 也正是因为银行家现身说法 我们才有《死亡投资》这样的书和艾玛 拉森这样的作家。


    如果有一天 我的三十年图书出版和贩卖生涯 其中某些刻骨铭心的工作经验也能化成某种作品 注入推理小说的巨流之中 我猜想至少有两部作品的篇名就应该叫做《应收帐款

     

    谋杀案》和《库存盘点谋杀案》。


    Powered by FengNiao ©2008-2018 www.kszhentan.com